任凭世界的舞台有多么大,只有绿茵场才是自己飞翔的天堂;任凭天地间多么广阔,只有疾走如风的左翼才是自己前进的方向;任凭时间万物绚丽多彩也只有迷人的红色才是自己永恒的色彩,这就是吉格斯。伴随着中国球迷无数记忆的便是那个九十年代辉煌的曼联王朝,便是那个风驰电掣的红魔左翼。他的奔跑他的微笑,他的沉静他的自豪伴随了12年的曼联生涯;当他无数次的将荣誉记载在老特拉福德球场上;当他在激情与速度之间穿梭就像行走的脚步永远也赶不上闪电的迅疾,任何右路的守望者也追不上左路的狂奔。12年间他随曼联获得了一切,他一次又一次站在英格兰乃至欧洲的巅峰;12年间红色的11号已经成为了一种象征,代表了速度、代表了光荣。尽管在曼联队可以多的所有的荣誉,而当吉格斯穿上另一身红色战袍的时候他便失去了所有的机会。每当世界大赛来临,对于吉格斯便是留下空荡荡的绿茵,威尔士的红龙战袍远没有红魔战袍那样炫目,特别是当他看到儿时的伙伴贝克哈姆、斯科尔斯以及内维尔兄弟南征北战的时候,吉格斯只能一个人坐在家里消磨落寞的时光。曾经在16岁代表英格兰中学生对出战的吉格斯在18岁的时候选择了代表威尔士对,尽管他明白可能跟前辈拉什、休斯一样无法在世界大赛上展示球技是痛苦的,但在荣誉和忠诚面前他选择了忠诚。他说红龙的威尔士旗帜就像是我的血液,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会选择威尔士,因为只有那里才是我的故乡。

1973年11月29日吉格斯出生于英国西南部威尔士首府加迪夫,他在那里度过了6年愉快的儿童时光,在他7岁那年跟随家人搬到了英格兰的曼彻斯特城,也是那一年他和父亲第一次走进了老特拉福德球场,第一次感受到了那里浓厚的红色情结。在当时已经展现足球天赋的吉格斯在心里暗暗的发誓;总有一天会像巴斯比爵士一样高高举起欧洲的金杯。中学时代的吉格斯整天沉浸在绿茵场上,在他身上总是穿着一件曼联队长布莱恩罗伯森的红色战袍,他已经成为了老特拉福德的常客,他渐渐明白了这支球队何以被称作“红魔”,这座球场何以被称作“梦剧场”。那是的他已经拥有了自己的梦:想罗伯森一样飞翔在红魔的左翼。当13岁的吉格斯失去了与曼城签约的机会时他得到的答复便是“总是穿着红色的球衣”。然而一年之后他的坚持就得到了回报,弗格森走进了他的生活把他带到了曼联队足球学校。卡灵顿训练基地上从此出现了一个刻苦训练的瘦小身影,弗格森的麾下从此多了一名快如闪电的追风少年。

来到曼联后天才的吉格斯更显示出天才的威力,三年后他就成了曼联青年队的一员,他的成长速度就如他在球场上的表现一样如此的迅疾,17岁时吉格斯作为队长捧起了英格兰青年联赛的桂冠,1991年3月0日,还不满18岁的吉格斯终于第一次出现在英格兰顶级联赛的赛场上,只用了两年时间他就坐稳了主力位置。1993年帮助球队拿到了久违的顶级联赛冠军,在领奖台上站在他周围的是罗伯森、坎通纳、休斯那些在他少年时代里可望而不可及的名字,连续两个赛季拿到了最佳新秀,看台上巴斯比爵士看到了他高兴的笑了。红色是11号战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醒目,他已经成为了曼联球迷的象征,在球场左翼的红色走廊便是他面前最广阔的天空,1994年吉格斯跟随曼联获得了联赛足总杯双冠王,还获得了欧洲最佳青年的称号,就算在世界范围内他也能列入左翼之王的行列。

时光来到了1999年,这个属于曼联历史上辉煌的一年,吉格斯打进了曼联联赛里的第一个进球,接下来的一些就是不可阻挡。4月7日吉格斯终场前的一粒进球帮助曼联战平了尤文图斯,而在第二回合中他们又在客场击败了对手杀进了欧洲冠军联赛的决赛。5月16日曼联主场艰难击败了热刺之后,吉格斯举起了自己第五座联赛冠军奖杯,一周后又举起了自己的第三座足总杯。5月26日,是巴斯比爵士90岁的诞辰,像是冥冥中的安排,那天诺坎普之夜记载一段伟大的神话。以后每当吉格斯谈及那个夜晚他都会说:“我至今也不清楚那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也许当我们触到球的时候是受到了天堂的保佑。”弗格森的孩子们用俱乐部历史上第二座欧洲冠军奖杯献给了看台上唯一一位巴斯比的孩子:博比查尔顿。由于拿到了欧洲杯,曼联得以参加丰田杯,也是他在俱乐部里所能取得的最后一种奖杯,在东京他如愿以偿。

岁月沧桑,吉格斯早已不是那个追风少年,而留在我们记忆中的他则还如当初加盟满脸时那样青涩,他走的每一段路一切是那么接近一切却又仿佛遥远,在绿茵场上当你把青春都贡献给一支球队,当你的忠诚感动了所有和你站在一起的人,就连时间也会凝固,为你喝彩、为你祝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