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多年前,西藏山南市琼结县下水乡措杰村还在上初三的多吉罗布,经常感到腰腿疼痛。渐渐地,他走路变得困难,背也驼了起来,跟小伙伴在一起都觉得自卑。

“因为这病,我高三耽误了一个学期的课,高考都没考好。”今年32岁的多吉罗布说,“工作不能干,整天瘫在床上。那时候感觉,这辈子真的完了。”

去年,多吉罗布前往内地就医,被确诊为强直性脊柱炎。高达十几万元的手术费,让多吉罗布一家犯了难。

“这些年的积蓄都给儿子看病了。”多吉罗布的父亲、56岁的平措说。求医无门时,他曾背着儿子试过很多“土办法”,花了不少冤枉钱。他本来还组建了一个农民施工队,但记挂着儿子的病,也没心思去跑项目。家里的账本上,进项几乎永远赶不上出项。

琼结县卫生局了解到多吉罗布的情况后,安排工作人员多次上门走访,讲解西藏自治区和山南市医疗救助政策,打消了一家人的顾虑。平措说:“干部告诉我,按现在的政策,看病的钱绝大部分都能报销。我就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把孩子的病治好。”

2016年2月,多吉罗布在成都华西医院接受了手术。5月,他就能自己去上班了。至于费用,他们一点也没发愁。

琼结县卫生局局长玉珍算了一笔账:多吉罗布治病实际花费12.97万元,在报销范围内的费用为12.72万元,新农合和政府购买的保险报销了12万元,县民政局承担了其余费用的90%,“个人实际支出约3220元”。

“像强直性脊柱炎这样的病,如果任由病情发展,病人往往能拖垮一个家。”山南市卫计委主任桑杰群培说,“在西藏自治区各项医疗救助政策的基础上,山南市又设立了1000万元的大病救助基金,确保任何一个家庭都不‘因病致贫’‘因病返贫’。”

儿子病好后,平措重新把精力投到施工队上,生意越来越红火,仅2016年下半年,其收入就赶上了以前一年的收入。

平措说:“孩子的病治好了,是托党和政府的福。现在,我的生活越来越好了。作为党员,我会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

湖北日报讯 图为昨日,武汉东湖梅园内举办汉礼祈福活动,人们在梅树下,浪漫走一回。﹙记者梅涛视界网赵倩摄﹚

2月1日,农历大年初五,吃罢午饭,平顶山市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副主任王二宝与公安、税务等一行10人汇合。当天,他们的重点任务是:检查公车封存情况,党员干部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及隐蔽餐饮服务场所情况,春节期间部分单位值班情况。

白果树村的村口伫立着一颗古银杏树,已有几百年的历史,它见证过贺龙元帅率领的红军在此安营扎寨,也见证着这个小村庄迎着改革的曙光、逐步奔向脱贫致富的新生活。 银杏树上结白果,白果树村因村口的这颗古银杏树得名。白果树村位于湖北省恩施市芭蕉侗族乡东南边5公里,平均海拔750米,穿过云雾缭绕的盘山公路,就来到了这个侗族和土家族的聚居村,680多户村民中有三分之二是少数民族。

前11个月 河北国企利润同比增长83河北国企利润同比增长83河北国企利润同比增长83河北国企利润同比增长83.2%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